交子文化历久弥新 西部金融中心建设大有可为——成都交子金融大会专家访谈

2024-01-16 18:28:46 来源:经济参考报 作者:胡旭

新华企业资讯1月16日 金融是国民经济的血脉,是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。2023年10月召开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指出,高质量发展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任务,金融要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高质量服务。中国人民银行、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制定的《成渝共建西部金融中心规划》要求,要将成渝建设成为立足西部,面向东亚和东南亚、南亚,服务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国家和地区的西部金融中心。

近年来,成都发力西部金融中心建设成绩斐然。深入实施金融机构聚集、金融市场提升、现代金融特色、金融创新驱动、金融开放扩容、金融生态优化、金融基础设施联通“七大工程”,全力做好科技金融、绿色金融、普惠金融、养老金融、数字金融“五篇大文章”,金融正在为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“活血”,成为推动创新链、产业链、人才链循环畅通、深度聚合的关键要素。

2024年1月12日,“成都交子金融大会”在成都交子金融博物馆举行,纵论穿越千年的交子文化密码,把脉金融科技创新的前沿探索,论道共建西部金融中心成都承担的时代使命。围绕这些话题,记者对参加大会的多位专家学者和业内人士进行了独家专访。

8bc8b56dcbf04585a3e7291b20488cd1.jpg

1月12日,在成都交子金融大会现场,嘉宾为“新华丝路西部中心”揭牌。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

交子诞生蕴含规律对今天仍有启迪

“当年交子的产生源于工商业的需求,背着铁钱太重了,需要用一个简便的办法解决流通货币不足的问题,促进工商业发展,由此产生了交子。这件事情现在仍然很重要,仍然是我们发展金融、理解金融的核心问题,即服务实体、服务经济,要为实体经济分担风险,而不是把风险都撇给别人,自己保险又保险。”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指出。

d26d57175f644751a791651a790df356.jpg

1月12日,参会者展示成都交子金融大会“交子”形象周边。新华社记者 唐文豪 摄

“交子和人民币,两张纸币之间隔了千年,这是我们的文化、我们的骄傲,也是我们宝贵的财富。”中央财经大学副校长栗峥说,除了历史性,交子最重要的特性就是自发性,交子来自于民间自发,这种自发代表中国大地上具有产生金融的土壤,具有金融创新的天然基因。这个自发性展开来看包含三个特性:第一是自主性,民间的商人基于自身商业需求,自主地设计、实现、运行的一套机制;第二是合理性,交子先在民间广为流通,后来被官方认定,成为一种法定货币;第三是延展性,在其流通的80年间,对整个国家的建设、社会的发展,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。

栗峥认为,交子还有一个特性是丰富性,体现的是丰富的金融实践。由大量的金融活动支撑了一个交子的出现,这就意味着在一个很强大的金融实践背景下诞生了交子。这一点在现在也有相同的意义,因为今天的金融也是普惠金融,是14亿人民的金融,这意味着我国有规模巨大、数量众多而且气势磅礴的金融实践发展,它的丰富性、生态多样性为今天的金融创新提供了一种很好的背景和底气,拥有这样的底气就能建设出中国特色的金融发展之路。

“交子的诞生,有印刷术、造纸术等技术基础的支持,同时也离不开思想基础。”西南财经大学副校长王擎分析,思想基础包含以下三个方面:第一是服务实体经济的思想,纸币便于携带和支付,可以促进当时经济的发展;第二是信用文化,金属货币和纸币分立需要足够信任,可以想象当时的信用文化已经有比较好的基础;第三是风险分担,风险也是一种文化,就是大家能够接受风险、承认风险,能够产生风险分担的方式。

王擎认为,金融创新要靠服务实体经济引领,同时需要信用文化和风险文化支撑,交子诞生背后的思想基础对当前金融发展仍有很强的指导意义。“金融要创新,但这个创新一定要在市场化和法治化的轨道上。市场化就是创新要跟着市场需求走,法治化就是在现行的规则下不能过度创新,必须服务实体经济。”

“从监管层来讲,我国鼓励诸多服务实体经济的金融创新。”王擎说,而对于一些数字货币,像国外的比特币交易,因为它跟实体经济离得太远,没有太直接的意义,所以会禁止其在中国的流通。

王擎认为,现在遇到的金融瓶颈,如中小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,如何服务于科技型中小企业等问题,在这些方面需要大胆鼓励创新,因为这是科技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核心。当前已实现了很多创新,如成都的科创通模式,以及科创贷、人才贷、成果贷、研发贷等一系列产品,包括运用区块链技术对知识产权融资的推动,都在政府鼓励下得到很好的发展。

金融科技创新提升实体经济服务效能

“中国金融业的金融科技发展,在国有大行以及一些民营银行里发展得都很好,很多方面已是世界领先。”对于当前金融科技发展的态势,中国银行原副行长张燕玲说,“金融科技发展的特点就是应用在业务上,刚开始用在银行自己的业务上,集约化管理、防风险;再后来就发展到对客户的服务,银行通过金融科技提升自己的服务;现在银行服务提升,把客户的金融科技发展也带动起来了。”

515a7b487e0245b38f795143b3fd2cb7.jpg

在交子金融博物馆拍摄的“交子”形象数字人民币硬钱包。新华社记者 唐文豪 摄

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理事长屠光绍认为,要从目的、制度建设、方式方法上把握好金融科技创新的发展。“金融科技要发展,金融体系也要通过金融科技的运用来提升金融机构的服务能力、服务效率,事实证明它能够起到这个作用。”屠光绍说,运用金融科技的首要目的是提升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,不能为了技术而技术。

屠光绍表示,金融科技发展涉及大量的数据、信息,这些方面关系到安全,包括金融消费者的隐私保护。这意味着金融科技发展必须要有一系列的制度,这些制度不是为了抑制金融科技的创新,而是因为新的因素既带来机遇也带来一些风险,需要通过制度的完善、监管的完善,包括金融机构自身的管理,更好地防范这些风险。

针对金融科技创新造成的风险外溢和内引,屠光绍认为,要引入金融监管沙盒。一项创新,我们要鼓励它,但对它可能导致的风险把握不准的情况下,可以通过监管沙盒来测试。把它放在一定的范围里,场景内各种要素相对可控,然后在里面进行试验运行,在这过程中会暴露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。当真正把它放在市场运用的时候,就可以通过监管沙盒做一些预判、分析,从而减少风险,更多地发挥它的正面作用。

国泰君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何海峰认为,金融科技是中国金融现代化最重要的推动力量。金融科技早前主要是赋能金融,但是现在看来可能会重塑金融业态,在重塑的基础上推动金融行业转型升级。“从发展态势来看,中国金融科技已经进入到了高质量发展阶段。如果说第一个阶段是建立框架,第二个阶段就是要厚积市场抢占制高点。”何海峰说,在金融科技产业上,中国应用场景领先,在具体技术上,中国也比较靠前。总体来说,中国在世界金融科技中处在领先地位。

“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需要新的赛道。对于实体经济的支持,除了巩固传统制造行业既有的优势,更重要的是发展新兴产业和未来产业,这是我们金融科技要发力的最重要的领域。”何海峰表示,金融科技快速发展的同时,也有一些产品和服务包括业态更加复杂、更加交叉,传播影响也更加迅速、更加开放,这种情况下要维持金融健康发展、可持续发展,对监管也提出了很大挑战。

对此,何海峰认为,监管科技也要与时俱进,金融科技用到的技术手段监管科技都要跟上。从监管理念上看,第一是更加强调功能监管,看是否符合金融系统的基本功能和金融科技创新应用的目的;第二是穿透监管,“要看资金的流动,从哪里来、到哪里去,中间的环节穿透非常重要”;第三还要用一些最新的监管创新,比如监管沙盒、监管沙箱,目前已经在一些重点城市试用,还需进一步拓展。

栗峥也关注到金融科技创新带来的治理问题。他认为,数字金融、金融科技都是金融的未来,带来很多利好的方面:第一是联通性,通过一种更便捷的联通方式,降低计算和交易成本,减少金融服务过程中的摩擦力;第二是自主化,通过算法和模型、大数据分析,产生一种智能化的意见建议,来提供投资引导;第三是自由化拆解和重组,很多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都可以更为自由灵活地拆解,更为灵活地组合在一起。

“当然它也带来了很多风险。”栗峥强调,风险包括几个方面:第一是复杂性增加,当大数据涌入、计算复杂性增强之后,我们只看到一个智能推荐结果,并不知道背后的逻辑;第二是流通的速度增强了,风险的传染性也增强了,经常会出现一种群体性的羊群效应或者市场振荡,放大了风险的可能性;最后也是最有可能出现的——短期性,不在一个长经济周期内去理解一个真实的经过历史检验的、时间洗刷的数据沉淀,这会带来一些未经时间筛选的风险。

如何平衡利好和风险?栗峥认为,要加强法治建设,一方面要理解数字金融的各种优劣和利弊,加强对弊端的监管和防控;另一方面法律的作用不仅是限制性的,还有激励性的,激励数字金融常态化的健康发展,同时也对各种可能出现的违规违法行为进行相应的治理。

在新赛道推进西部金融中心加快建设

成渝共建西部金融中心是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的重要内容。王擎认为,作为金融中心,不仅需要有聚集资源的能力,还要有辐射带动其他区域的能力。具体来讲,首先要有较强的金融机构体系,只有机构强大,才有能力去服务、去辐射;其次要有很强的要素聚集效应,这些要素是全方位的,包括人才、技术、资金等,要有很好的文化土壤、环境才能吸引这些要素;最后是要开放,作为中心要有开放发展的态势,要支持经济走出去、引进来。

2e3841faccad46eeb7cbc70dec9ad26d.png

四川省成都市交子大道商圈夜景。 新华社发

“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已经发展很多年了,大湾区等全国其他的金融城市也都在加快建设区域性、地方性的金融中心,我认为西部金融中心是能够后来居上的。”在屠光绍看来,大家相对来讲在同一起跑线,不存在跟别人差很多的情况,“西部金融中心要瞄准新赛道、抢占新赛道,虽然传统的也要发展,但是要赶超的话必须站上新赛道。而新赛道也需要助力,这个助力就是金融科技。金融科技不只助力于普惠金融,科技金融、养老金融、绿色金融也都需要金融科技。”

“成都发展金融科技创新有很大的优势。”栗峥认为,成都发展金融科技要注意点、线、面的规划。点就是到底从金融科技的哪几个重点、哪几个关键点着手。金融科技覆盖面很广,不能面面俱到,所以一开始就要找准适宜成都地域特色的金融科技的点,由点成线,形成有成都特色的金融科技产业链,然后再由链交叉起来形成一个基本盘的面,点线面的结合可以使成都的金融科技发展具有规划性。

栗峥认为,成都发展金融科技一定要聚焦金融服务实体经济。服务有两个基本要素:第一个要素是被召唤时随时出现;第二个是要素是被需要时有能力满足。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也要实现这两点,当实体经济召唤金融的时候,它要有响应机制,体现响应速度和广度。同时,当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等实体经济有金融需求的时候,能够提供差异化、精准化的服务。前沿金融技术的注入,可以实现金融在速度、广度、深度和精度上更大地提升,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。

“共建西部金融中心,成都承担着下一步中国金融开放的重要使命。”何海峰表示,“成都在‘十四五’金融规划提出,打造国内一流、国际知名的金融科技创新中心。金融科技创新首先要实现技术和金融的融合。技术的创新可以推动支撑产业发展,要把技术用起来。应用场景也会提出对技术更新的升级需要,所以这是一个相互促进、相互赋能的过程。”

对于成渝如何共同建设西部金融中心,王擎认为,从经济发展的自然规律来讲,两个旗鼓相当的城市肯定有竞争,但是也可以形成一种有效的竞合关系,“合作共赢肯定是高于竞争的,现在应该努力想办法让成渝共同把蛋糕做大,来分享更大的盈利空间,这样对双方更有益。”

在王擎看来,成渝有一些政策完全可以做到对等,互设机构、要素流动。同时,政府要发挥作用,把共建西部金融中心的基础搭建好,把政策环境优化好。金融的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能够促进信息、数据共享,监管上也有很多方面可以共享,包括共同成立金融法庭,还有监管部门的数据交换,从而实现资金流、信息流互通。在基础设施搭建的基础上,双方共同持股的金融机构、经营主体,可以有意识地让双方的利益紧紧捆绑在一块,共同做大市场。

成都市锦江区金融业发展历史悠久,目前聚集银行、保险、证券、期货、信托、私募投资、地方金融、金融配套服务等各类持牌金融机构695家,是成都乃至中西部地区金融机构种类最全、数量最多、聚集度最高的区县之一。“锦江区金融业空间布局由‘一街一城’构成,‘一街’即千年东大街,‘一城’即交子金融城。”锦江区副区长周晓表示,下一步,锦江区将围绕金融基础设施、持牌金融机构、金融配套服务机构、金融科技机构四大类别,不断提升“一街一城”产业能级,着力构建特色化、国际化、现代化的金融产业生态圈,增强锦江金融的引领性、辨识度和美誉度,为成都共建西部金融中心贡献更大力量。